那麼,賈斯帕的是……痛苦。我忍不住嘆息。

他輕笑了出來,低聲說︰“我希望她能做得更好點兒”

距離我們上次捕獵已經過去整整兩周了,對于我們其他人來說,那不是非常困難的時間跨度,除了一些偶然的不舒服——如果一個人走的太近或者風吹錯了方向。但是人們很少離我們太近,他們的直覺告訴他們︰我們很危險——這是他們永遠想不明白的事。

(她到底有什麼好的)杰西卡繼續想著,(她並不是非常漂亮、也不那麼可愛,真不明白為什麼艾里克一直看著他,連麥克也是)想到後面那個名字時,她內心顫抖了一下,那是她新近迷戀上的目標——普普通通卻很受歡迎的麥克?牛頓,然而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她。

(她到底有什麼好的)杰西卡繼續想著,(她並不是非常漂亮、也不那麼可愛,真不明白為什麼艾里克一直看著他,連麥克也是)想到後面那個名字時,她內心顫抖了一下,那是她新近迷戀上的目標——普普通通卻很受歡迎的麥克?牛頓,然而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她。

每天的這個時候,我總是祈禱自己可以入睡。

每天的這個時候,我總是祈禱自己可以入睡。

“有危險嗎?”她繼續搜尋著,進入到不久後的將來,快速瀏覽過那些無聊的畫面,找到讓我皺眉的原因。

我慢慢地把頭轉向左邊,好象正在看著牆上的磚頭,嘆氣,然後再轉向右邊,回到天花板的裂縫上面。只有愛麗絲知道我是在搖頭。

我感到無趣的轉過頭來,但立刻我意識到她不是剛才在腦海中提到我名字的那個人。當然,她已經對庫倫家族產生了興趣。我听到了那個叫我名字人的想法在繼續。

本能的反應,我朝傳來叫我名字的聲音方向望去。當然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叫”,而只是在腦海中想到我的名字。 我的目光鎖定在一個帶有一雙巧克力色大眼楮的、蒼白色的心形的面孔上,盡管在此之前我沒有親眼看到過她,但在別人的腦海中,我早已熟知了這幅面孔——一個新來的轉校生——伊莎貝拉?斯旺。鎮上斯旺警長的女兒。因為一些原因而搬到這里,“貝拉”她不厭其煩的糾正每一個叫她全名的同學。

(不過看來麥克並非對這個新來的女孩毫無感覺,相反他看她時眼楮發亮)杰西卡的想法慢慢接近卑鄙的邊緣,盡管她表面上對那個新來的轉校生熱情洋溢,並對她透露著她所了解的有關我家人的消息,表現出極大的友好。這個新來的一定會向她問起關于我們的一切,我心想。

我努力去听那個新來的女孩所听到的,貝拉,思考著杰西卡的話。當她看著我們這個奇怪的、如同粉筆般蒼白的、人人都極力躲避的家族時,她想到了什麼?

我只是動了動眼楮,從天花板到地上。

她也認為我們會是很正常的一家?但我沒听到一句竊竊私語。

“愛德華”——愛麗絲在她的腦海里叫著我的名字,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很高興我有一個過時的名字。因為任何時候、任何人只要想到任何關于愛德華的事情,我的腦袋就會條件反射般的自動轉過去……這很讓人惱火。當然,現在我的腦袋並沒有轉過去,因為愛麗絲和我都很擅長私密交流,而且很少會讓別人注意到我們。我的視線繼續停留在牆壁的縫隙上。

距離我們上次捕獵已經過去整整兩周了,對于我們其他人來說,那不是非常困難的時間跨度,除了一些偶然的不舒服——如果一個人走的太近或者風吹錯了方向。但是人們很少離我們太近,他們的直覺告訴他們︰我們很危險——這是他們永遠想不明白的事。

“杰西卡?斯坦利正在向那個新來的叫斯旺的女孩講庫倫家的壞話呢”我朝艾美特呢喃道,想借此分散我的注意力。

我很慶幸我不用大聲的回答她。我能說什麼呢?“不客氣”?很難這樣說。我不喜歡去听賈斯帕的掙扎。真的有必要像這樣做實驗嗎?

“只把她當做一個陌生的人的話,將不會對你有什麼幫助的”愛麗絲用她音樂般動听的聲音飛快的說道,對于任何人類而言,即使坐得再近,也不會听清她在說什麼。